湮湮阿.

(邪簇)囚4

  - 梗来源于测试的每日cp一梗.ooc预警,禁止ky

  - 尝试第一人称,性格会有些出入x

  -

  

  苏万是在两天后才得知黎簇失踪的。本来难得学校的周休的缘故想着跟好兄弟可以聚一聚,在他失踪的前两天后打了黎簇电话并预约了聚餐时间,等那天到了的时候在黎簇学校门口等了好久也不见他出来,按道理来说不应该的,于是尝试再打通电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无法接通了。

  吓得苏万赶紧去往黎簇的寝室门口,偷偷摸摸溜进去他寝室问了他的室友,室友告诉他黎簇已经有两天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辅导员竟然没有记他的名字。苏万有些疑惑,鸭梨不会平白无故不见的,不过......浙大的话可能就跟师兄有关系了吧?或许师兄知道鸭梨在哪里吧?于是苏万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给自己的师兄打了电话。

  

  “嗯,苏万?”

  “师兄!鸭梨他..鸭梨不见了,你知道他在哪吗?”

  “我知道,这个你就别担心了。他..没事”

  ......

  

  电话挂了。

  

  苏万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已经被吴邪挂掉了。既然师兄说鸭梨没事,那鸭梨应该没事吧?但是师兄后半句为什么要迟疑?不太像他平日的作风。他带着这个问题去问了黑瞎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轻松的休息日子,本想安安静静的度过这一天不料被一个臭小子给打破了寂静,此刻黑瞎子仰躺在沙发上,听着自己的宝贝徒弟一开门,然后就是一连串的问题听的自己头大,从他一系列的问题中他知道了,黎簇失踪了,还有吴邪。

  “师父,你在听吗” 终于在说了半个多小时后,苏万才结束了话语,然后有些焦急的在房内来回踱步,时不时看着黑瞎子,希望黑瞎子能给他答疑解惑。

  “我在听。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多问题。既然吴邪说他没事你在这里瞎操个什么心” 说着黑瞎子抬脚就是给他一个屁股。

  苏万揉了揉刚刚被踹的屁股,底气有些不足“我这不是担心我兄弟嘛。师父,鸭梨真的没事吗?师父你说实话”

  “没问题。再问就剁了你做青椒炒肉” 苏万老实了,不说话了。

  

  黑瞎子不太想告诉苏万这件事的,关于吴邪,关于黎簇。他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多余的事他不想做。他把匕首甩向苏万,招呼他跟自己训练去了。

  


  ————————

  

  而另一边,吴邪挂掉苏万的电话后,再看向了睡在床上的小孩,亲昵的抚摸着小孩的脸,再把遮挡眼睛的头发弄到了了一边,小孩的睡颜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在他面前。

  紧接着,他抱小孩抱在了怀里,贪婪的吸取他身上独有的味道,舌尖在小孩的脖颈来回的舔舐,引来怀里小孩哼哼几声。他停了下来,然后把他重新放平在被窝里,将他的手放进被窝里。然后又静静的坐在他身旁,窗外的斜阳洒向里头,一派岁月静好的风景。

  “真希望你永远都醒不过来”

  


  ————————

  

  苏万跟黑瞎子训练完已经傍晚了,因为是周休的缘故苏万也就住在黑瞎子这里了。

  吃完饭后,黑瞎子让苏万去洗碗,趁着苏万洗碗的见当,黑瞎子冒出了一句“你觉得吴邪,你师兄怎么样?” 苏万洗着碗,很是思考了一会才回答“最开始是从鸭梨那里知道的师兄,师兄挺厉害的...” 他顿了顿,“不过,鸭梨只从那件事后开始不愿意跟我,还有好哥多交流了,老是把自己缩在角落一样,我问什么他都不说。 就连这次我也是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他约出来的,谁知道...”

  苏万没有再说下去了,黑瞎子理解的拍了拍肩,示意他不要想的太多。

  

  有吴邪在的话,黎簇是不会有事的。

  

  “那我就放心了”

  

  苏万说道。

  

  ————

  

  

  但是,吴邪不想放过黎簇。

评论(4)
热度(82)

湮湮阿.

一点点的兴趣。

© 湮湮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