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湮阿.

(邪簇)囚3

  - 梗来源于测试的每日cp一梗.ooc预警,禁止ky

  - 尝试第一人称,性格会有些出入x

  -


  

  这个叫吴邪的男人开始在照顾我的起居生活。我有点怕黑,可能在忘掉这些事情之前本身对黑暗有一定的排斥,我开始慌张的对着这间屋子喊着“吴邪”“吴邪” 这个名字,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喊着这个名字。那个叫吴邪的男人总能第一时间赶来把我搂紧怀里,他身上有点淡淡的烟草味,莫名的感到安心,我就是这样在他的怀里开始我一天稍微好一点的睡眠。

  

  我的潜意识有一点依赖着这个男人,但我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什么?我说不上来。偏偏认真用脑袋一想就开始犯头疼,然后想撞墙来缓解这种撕心裂肺痛苦。吴邪看我这样类似自残的时候总会拉住我,把我带进他的怀抱,然后一遍遍的细声细语的跟我说“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乖” 他一说乖,我就妥协了,也不再去折磨自己,乖巧的点点头,我想我该相信这个男人。

 

   我问他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他是个古董商人,只不过现在生意有点欠佳所以在躲债。他说的很平淡,没有任何波动,就像是说一句很平常的一句话,我嘲讽了他一句,他也只是看着我,手中的香烟摁进了烟灰缸里,然后接着说了下去。

  
  “后来我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有个小孩被我绑着去了沙漠,小孩呢,是个复读的高中生。我对他亏欠挺大的,我说过我回带他回家的,我去晚了,看见倒在地上的他,然后....” 后面的我没有仔细听了,不过我大致知道了这个叫吴邪的故事挺多的,那个小孩也挺可怜的,跟他这么久还被他抛弃了。

  可怜。

  
 “然后呢”

  
 “然后他不见了后,我在找他,我想用我的一生去弥补他,他跑不掉的”

  
从他讲的这些我捕捉到了一些关键词,绑架,复读,沙漠,回家。一个个字眼就出现了在我面前,心里似乎有什么在暗示我,指引着我。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绑架犯” 为了让现在的气氛不会太尴尬,我试图转移在其他的话题上。

  吴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起身就去了他的房间然后关上门,徒留我一个人在这里。这个男人其实也是很孤单的吧?脑海里突然蹦出这种想法,若有所思的盯着那房间,发了会呆也回到自己所处的屋子。

  

  ————————

  

  吴邪,这个名字太熟悉了。

  

  着魔。

  

  

  ————————


  

  吴邪说我生病了,我说我没病,我很好,但他让我吃药。我说我不吃,难得爆发的脾气让他有些生气了,强硬塞给我他端过来的杯子,面部表情让我有一些胆怯,他是真生气了,语气也有些硬,说“喝了”。我看着杯子里面的沉淀物犹豫了,吴邪说他怕我吞不下药丸所以让王盟做成了粉末,这样更方便一些。

  我分明看出了问题!但手不受控制一般接过那杯有问题的杯子。“喝了,我不想说第二遍”他又说了一次,我发现我没有拒绝他的想法,他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他说我生病了那我就是生病了,有一天他喝醉了抱着我一个劲的喊着我是他的爱人,那我就是他的爱人。

  

  我为什么顺从他?

  我不过是被他救下来的一个人而已。

  

  我到底是谁啊,我突然意识到了从我醒来到现在我连自己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喝完这杯水后意识又开始混沌了,之前想的那些好像又一次被冲散了一下。我有些迷茫,想问问在身边的先生,我是谁。

  

  

  
  他说,我叫黎簇。

  

  哦,原来我叫黎簇啊。

  

  

  
  
  

  


  

  

评论(5)
热度(106)

湮湮阿.

一点点的兴趣。

© 湮湮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