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湮阿.

(邪簇)囚

  - 梗来源于测试的每日cp一梗.ooc预警,禁止ky

  - 尝试第一人称,性格会有些出入x

  -




  吴邪谈恋爱了。

  

  听到盟哥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吴邪的女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敢驾驭这样的人啊,我不信。我仰头将一杯酒干净,听到吴邪有女朋友我应该是高兴的,最起码不用再这么想他了。

  “黎簇,你信你盟哥不,我是亲眼看到我家老板对她真的是,啧啧啧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王盟见我不信,又多说了一些,其实王盟并不需要给我说这么多,从这些话语来看吴邪谈恋爱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吃完饭后跟王盟道别时王盟说了一句“黎簇,那个我送你回学校吧,老板他...”

  “我自己能行。盟哥代我向吴老板问好”我挥了挥手,想了一下再加了一句“祝他百年好合”

  

  ————————————————————

 

 

  回学校的路上脑海中回响起王盟说的吴邪谈恋爱了,谈恋爱,谈恋爱了.... 靠。我有病吧。脑子里回荡着这样的声音,有些气愤的踢了踢脚边的拉罐。发泄完之后恢复好状态继续慢悠悠的回宿舍。

  

  

  四周静的有些可怕了,才发觉已经太晚了校园已经没有人走动,偶尔有些风弄的声音惹得心里头不太舒服,忽然有一些压迫感。我想可能是太紧张了吧,神经兮兮的,还来不及思考就被人捂住口鼻不省人事。

  

  ————

  


  如果当时没有跟王盟一起出去吃饭,不这么晚回学校直接去网吧待一晚上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当睁开眼就看见盟哥对着我一笑,再然后还有个我极其不愿意看到的人也站在他边上,我大概也猜到了一半,我是被阴了。

  我说“吴邪,你有病吧”

  他大概是知晓我有这样的反应,也不恼,示意王盟出去后他才蹲在我身边,看向我眼神竟有一些温柔?我抬手就想给他一拳,事实上有东西阻碍了我,扯动了一下锁链才察觉手腕上多了一副镣铐,四肢也似乎被禁锢不太好活动,稍微扯动便能引起声响。我不太明白他的做法,敢情他是想再绑我一次?不对,他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吴老板,这你交代的事我也做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

  “那就给我放开” 我试图挣扎了起来,他保持着刚刚的眼神看着我怎样掰开锁链未果后张牙舞爪…的表情,在我快要一股火朝他发飙的时候锁住了我的唇,理智的那个弦突然崩塌,我还听见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没有女朋友”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回过神来后他已经离开了我的唇,我的大脑才开始运转。

  “黎簇,你是我的人质,是我的”

 
 

  “所以别想逃,我有的是办法找到你。” 我有点开始害怕,就像以前在镜子前看到自己后背刻的图一样,我不知道吴邪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清楚的知道一件事。

  

  

  

  吴邪是真的有病。

  

  

评论(23)
热度(165)

湮湮阿.

一点点的兴趣。

© 湮湮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