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湮阿.

(邪簇)囚2

  - 梗来源于测试的每日cp一梗.ooc预警,禁止ky

  - 尝试第一人称,性格会有些出入x

  -

  我并不知道吴邪出于什么目的把我带在这里,我想我该打个电话给辅导员打个电话,最起码得请个假。当然,为了吴邪挂科然后补考重修,怎么想都不太划算。事实上我在打量这间屋子的时候有想过逃离,奈何被限制了行动都不太方便。

  吴邪看起来知道我的想法,他拿着手机拨通电话冒充我的监护人给辅导员告了假。天知道原来辅导员不知道是被收买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同意了,还说随时都可以回来不计入成绩。我脑子一愣,才想起来大学是吴邪的母校,学校出了一个高材生的吴邪给学校也争了光,现在听说是我的监护人更高兴了。

  不要脸。

  

  吴邪看起来心情不错,他说“小朋友就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才对。”

  “吴邪,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不想跟他兜圈子了,我的忍耐也有限度,心里面虽然把他千刀万剐,可看到他时还有了一些泄气,对上他的目光,好像瞬间被抽空无法动弹。

  “你说呢,黎簇?”他想了想,说道“想把你,带回吴山居,做老板娘”

  “你做梦” 我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我原本以为从汪家回来不想再涉入这些屁事,过个普通人的生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做吴山居老板娘?也亏他想的出来,简直是疯了。

  “你会答应的”

  “我不会!”

  吴邪没有再接着说些什么,他微微一笑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反正我是知道的,不是什么好事情。王盟从外面带回来了粥,吴邪竟然很体贴的帮我把锁链解开,让我可以活动一下筋骨。我在想这该不会又是什么预谋吧,我狐疑的吹了吹有些发烫的粥,准备送去口中时被吴邪拿了去。

  “我喂你,乖” 我刚想拒绝,他却执意把粥送到我嘴边,我想了想,被人伺候着喂食也不错,索性将粥吃下。

  

  好吃。

  

  ——————————————

  

  我的意识真的太混乱了,断断续续的。我梦见了太多太多,梦见了在汪家,梦见了汪小媛....还有熟悉的苏万,杨好。这些片段在逐渐的慢慢消失,直到我再也回想不起是什么样的,而后突然一个男人占据了我整个意识。

  他是谁。

  

  吴邪。

  吴邪是你的谁?

  

  我竟一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头太疼了,我本能的在抗拒这个问题,可偏偏不放过我。

  我想我是累了,需要睡一觉。


  ————————————

  

  我醒来过后发现是两个陌生的人在看着自己,有一个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眨眨眼,在人身上扫视了一遍,倒是想不起来在哪里遇到过,那俩男人分别介绍了自己,我才知道原来我被他们救了,据他们的说法是我被击伤了留了很多血才把我带回来的。记忆确实也停留在回学校的旅途中被人击伤。我努力的回想,可是被灌输的也就只有这些。简单一点来说,我脑子一片空白。

  我的记忆似乎有一点刻意,我是这样想的。

  

  

  

  

  

  王盟深呼了一口气,对着吴邪说到“老板,好像成功了” 那个叫吴邪的看了看我,看起来很满意似的拍了拍那个叫王盟的人,说“辛苦了”

  “老板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王盟跟随吴邪多年,自然是信得过自家老板的,可眼前的事虽说王盟并不是特别赞同,但老板说的应该没有问题也就照办了。随意篡改黎簇的记忆,再让那小子心甘情愿跟着吴邪。

  

  “王盟” 吴邪叫了一声王盟,示意他别再多说话“从今天起,你也不用来这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

  

  王盟看了一眼也就关上门走了,只留下我跟这个吴邪的单独在一起。

——
  

  我问吴邪我怎么了,他摸了摸我的头,显的很亲昵,“你只是太累了,该睡觉了” 也许真的是太累了,对他说的话像是着迷了一样,鬼使神差的靠在了他肩上,眼皮打架的再也睁不开,慢慢的进入梦乡。

  

  我能感受到他手上搭在我眼睛上的温度,很温柔也很难以抗拒。

  





  我听见他说“黎簇,你是我的”

  

  

  

  

  

  

  

评论(12)
热度(136)

湮湮阿.

一点点的兴趣。

© 湮湮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