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湮阿.

(邪簇)中秋节快乐呀

  - 依然是墨者写作催促的更新,ooc预警。

  -尝试第一人称手法,禁止ky。
     
        -

  ——————————————————————————


  今儿是中秋节,苏万一大早就提着好大盒子包装的月饼敲着家里的门,蒙在被窝里根本不想动,敲门声伴随着苏万的“鸭梨,鸭梨。快开门”所作罢。只好极其不情愿的起床开门看着傻乎乎的苏万站在门口,然后把手里提着的月饼塞给自己。

  “说吧,今天又是因为什么事?” 接过他手里的月饼准备让他离开,但看他站在那里并没有要走的样子,只好把他请进了门,自己也进洗漱间草草的洗漱完了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下文。

  “鸭梨,是这样的,师父说师兄回来了”这几年苏万虽然跟黑瞎子历练了不少,但骨子里还是像昔日一样,傻乎乎的。算下来从汪家回来到现在时间也过去了许久,依稀记得睁开眼时周围已经不是汪家的地盘了,耳边还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这才清楚的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在去往回家的火车上,手上的伤痕倒是在提醒自己这一切都不是梦。

  回到医院的时候,湾姐来了,紧接着是九门的会长也跟着来了。视线缓缓扫过一圈,最后停留在冒着鼻涕泡看着自己的苏万,阔别已久的拥抱后拍拍他背安抚自己没事了。再后来苏万每天跑在这里每天给我说发生的事情,小到吃吃喝喝,大到吴邪的事了,据说吴邪已经把小哥接回了家。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赶紧让苏万闭嘴,对于吴邪这两字还是别提了。 他倒是乐的清闲,而我呢!几乎是吼着不顾控制的说出声。吴邪啊吴邪,真有你的。

  

  “但是鸭梨,师兄挺在乎你的。今天中秋节了...对了鸭梨,我就说最后一句,就是师兄不太好,真的不太好了...”苏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捕捉到了不太好三个字,什么事能让吴大老板不太好啊,人家都已经跟自己两清了。

  “师兄,抽烟..”得,抽烟,就该抽死他算了。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把苏万请出家门,这小子越来越婆妈了。



  ——————————————

  



  送走了苏万,家里恢复了以往的清净,倒头瘫在床上,揉了眉眼迫使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不对啊,搞得我好像怕他似的?吴邪,神经病。

  

  叮咚——

  

  门又一次响了,我想又是苏万,也就只有苏万一天无聊到来自己家敲门玩。不耐烦的打开门看着门口一瞬间惊了。

  “吴邪?!”

  

  “哟,黎簇小朋友,好久不见” 他换上一副欠揍的笑容,手搭上门扶,像是要阻止我关门。


  要说人质爱上绑架犯这件事,是真的。

  

  “是什么风把忙碌的吴老板吹来的?”我加重忙碌的两个字,对于吴邪的到来更多的可以说是惊喜。门口的人倒是没有恼,起先一步跨过门里面顺带把门关上,朝我一笑。

  





  “来看我的小朋友”

评论
热度(66)

湮湮阿.

一点点的兴趣。

© 湮湮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