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湮阿.

[兴进] 哥,我喜欢你


——一出好戏,兴进

—— 懒癌治疗了一下,感谢墨者写作(›´ω`‹ )

—— 上次说二刷,然后就又去撸其他剧了所以忘了,现在补上!

—— 禁止ky,只写自己喜欢的_(:з」∠)_






在汽修店已经数不清今天修理多少辆汽车了,马小兴抬手摸了一把忙了大半天在额头上的汗水,随即看了一眼在墙壁上挂着的时间,从大早上醒来到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没有好好的休息了。好在现在老板不在可以偷一下懒,坐在小凳子上翻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按下马进的电话号码。

“嘟,嘟” 声音持续了几秒后电话里的人才接,熟悉的声音传来“喂,小兴?怎么了” 马小兴本是无意间按下自家哥哥的电话的,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电话里头隐约听见有一些人的打闹声音,“哥,你多久才接我回家啊?” 话一说出口马小兴突然有一点后悔,他已经成年了还跟哥哥撒娇,还接回家,准是要被哥哥嫌弃。

“小兴啊,今天我要晚一点回家。对了你哥交女朋友了” 马小兴听见这句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他哥交女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我....” “小兴我先挂了哈” 而后是通话结束的声音,马小兴有些挫败的关上手机,然后起身把汽修店打扫干净后打了招呼就回家了。

说到家,也不过五十平方米的小房间,环境虽小但五脏俱全,按道理来说两个大男人一起住地上的东西堆的很多,然而马小兴总是在第二天的时间打扫干净后才会叫马小兴起床。马进想马小兴还是要在好一点的环境里生活才行。他这一辈子是邋遢惯了,浑浑噩噩的过了大半辈子,在一次家里吃饭才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马小兴很乖,聪明乖巧,在学校也不会惹事,在家里的时候眼看板子要落在他弟身上的时候赶紧把他拉了过来,直言 他弟我来管。

想想那时候马小兴还小,其实他在学校过得一点也不开心,家里条件不好也不结交朋友,直到马进的出现,他才发觉有他哥在什么事都能解决。 他发过誓,一定要让哥哥过上好的生活,偷偷在大学期间兼职,社会的复杂他一点也不知道,天真的跟人干活后来被骗垂头丧气的回家。他恨自己不能自己赚钱养哥哥,当马进看到有些丧气的马小兴回家时,任凭他怎么问马小兴都不说,只好板着个脸问他为什么不去上课,那时刚满19岁的马小兴说“我想养家” 马进再也没控制住了,抱紧他弟哭了,马进说:“对不起”

————————

从汽修店回家马小兴任由自己瘫在沙发上,房间里只有自己喘气声以及水龙头发出的滴答声,一瞬间马小兴有一点害怕了,他害怕他哥再也不会管他了,他拿起电话再一次打过去的时候对面已经占线,根本打不通了。 他是知道的,他哥马进喜欢他公司的一位女同事,甚至在那个女人与其他男人离婚的时候还去放了炮仗,在她抽屉放上了千纸鹤。马进在叠千纸鹤的时候马小兴蹲在他旁边有点羡慕那个女人了,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能让他的哥哥对她如此。马进的卧室,也是马小兴的卧室,有一本书夹杂着照片,是属于马进的秘密,马小兴也是知道的。一次在整理书时马小兴无意间在这本本书上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样子,笑起来很甜,难怪他哥会这么喜欢她。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家里的指针在转动着,直到快凌晨的时候房门才有一些响动,他几乎跳起来冲向房门把门打开看见了醉醺醺的马进,马进见他是弟弟,也就任由自己倒入他怀里然后安稳的睡去了。 马进又瘦了,马小兴轻轻把他哥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倒了一盆的水给他哥擦擦脸。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的哥哥才会很乖的在自己的身边,谁也没法靠近他俩。

“哥”他唤着他,而床上的马进只是嗯了一声表示回答。

“我喜欢你” 马小兴说的很小声,在哥哥醉酒的状态说出这话确实不太好,床上的人也嗯了一声。


这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21)

湮湮阿.

一点点的兴趣。

© 湮湮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