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湮

_(:з」∠)_随便写点吧,明天二刷。

——

 “一出好戏”

 他一步步诱导着他,在他快要崩溃的时候给予给他的最温暖怀抱。他认为这一场梦里显的那样的不真实,他滚在地上叫喊着这不是真的,他简直快要疯了,都是一群疯子!他这样想着,想拼命抱紧自己,也哭喊着宣泄出来,试图寻找那一层保护色,小兴就这样出现了,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了。

  
  他成了他的救世主,成了他的救赎。

  
  小兴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哥哥抱在怀里,像孩童一般拥护着自己的心爱宝贝一样,不顾一切的在那一群人中的眼光以及那女人眼中的一些怨恨抱起他哥离开了此地。他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他知道他哥需要他,所以他出现了。

  
  “这他...

【开学前心情复杂系列】
#兵团##ooc我自己的,禁止一切ky#
#欢迎安利梗##

视角会说明的....._(:_」∠)_

我的班长。

我的班长是一个温柔的人,从我看到他对许三多做的那些还有对待我们,照顾的无微不至,简直跟亲妈还要亲。

(不行不行,这段必须摸掉,万一被班副看到了那就遭了!)

班长的笑容易打动人,就跟寒冬腊月的阳光一样,我提到过的班副,他叫伍六一,他每天都在班长身边转悠,班长也很......怎么说,宠他?当然我只是个在一旁看着并没有什么说话,我知道班副在班长心里地位挺高。班副在班长不在的时候就跟望夫石一样,诶诶诶!?老白把日记本还我!谁让你看我日记了!

话说回来,最近班副...

旧文

整理(....)

禁止ky

【1】
“木头脸,你看今天的星星挺好看的,对了晴雪姑娘怎么没和你一起?”
“有事”
“啊这样啊”方兰生看了看人侧脸连忙继续埋头整理自己的账务,要不是因为自己贪玩结果被二姐捉了个现行,没准现在早翘着二郎腿“欣赏”木头脸此刻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此时的兰生心想道。
百里屠苏轻描淡写的两说完两字后继续仰望今日的夜空,不知为何心里对兰生没有一丝防备,反而想接近他,看着他。摇摇头把这奇怪的年头甩掉。
【2】
“木头脸,你刚到琴川还没熟悉这里的环境吧。我带你去逛逛,襄铃她们都不和我一起连少恭都不陪我,简直没天理你说是吧木头脸?” 
“想必他们也是有要事在身” ...

- 电影向非原著,cp戬空(日常的小琐事不会太污)

- ooc是我的,练习文笔,电影里面站的cp也挺_(:_」∠)_

- 选这首歌是因为甜!甜!甜!重要的说三遍!

- 禁止ky←

孙悟空特别喜欢找杨戬麻烦,每天起码要惹上杨戬三四回才罢休,他觉得找他麻烦是一件乐趣。

阿紫当然看透了这一对,起初他俩打起来的时候阿紫还会劝劝她的二郎哥别打了,臭猴子快来道歉。再然后一而再再而三的,阿紫也就淡然了,这个臭猴子明摆的就是专找二郎哥麻烦。

唉,猴子心,海底针。

杨戬对于每天孙悟空的骚扰表示的很不爽,最开始他以为他找到了竞争对手,和他打了几回合,再后来他觉得他是故意来找自己茬,干脆不理。

“杨...

我从何来?

不知道

“你是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

“去去去,老孙是孙悟空,什么齐天,莫让老孙同那妖比较”

“原来你都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我该记得什么?身处黑暗中时内心在叫嚣,但又深深的自责,自责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自责?不,没有。

头又开始痛了,忘了什么呢?我本是赎罪才保护唐僧西天取经,修成正果就可以圆满了。

八戒跟唐僧念叨着“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也会把我们都杀死”

五百年前,五百年后。
孙悟空到了南天门时,紫霞愣了,她哭着说“别回来了也别去凌霄宝殿”
孙悟空只觉她有一点病,虽有些不麻烦但还是强忍着。

后来呢....孙悟空被捆锁着,紫霞看他,也不甘心孙悟空会这样

“你终...

前天重温了剧【麻雀】不得不说这个剧可以看个好几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只是道路不同而已

无cp,自己脑补怎么写的。

“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陈深从教堂出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并点燃夹在于手指间,他是知晓这一回去恐怕不是很好交差。毕忠良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毕忠良对他虽说是兄弟一般,但怀疑确实有的,他每每与他周旋,他也是知道毕忠良的肋骨,或者他不该担心。

“陈深,怎么晚了去哪了”刚到毕忠良家时毕夫人一看是陈深回来了赶紧起身从沙发站起来看了看陈深,“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陈深你看你脸色不太好,我...忠良你是不是欺负陈深了”

“嫂子,我是跟李小男去玩了一会,那...

对,录取后的产物。

循循渐进,权当练习文笔。

怎么写就怎么来,反正最后有肉就对了,轻微(。)

剧情.....脑补的。

———

最近恶人谷来了位藏剑弟子,王遗风介绍此人的时候众人表示欢迎并且纷纷也道喜着恶人谷又添了一名大将。
唯有燕凉是怎么也看不惯这位藏剑的,比如这位明黄衣衫闪瞎了眼也不换恶人衣,非要人伺候才肯入睡,再比如文质彬彬一看就不能上战场,就这人偏偏比自己高那么几阶,一想到这里,燕凉很不服气,凭什么这个刚入谷不久的小子是极道魔尊,自己反而还是十恶总司。

“怕不是被自家门派逐出了才来投靠恶人谷的吧,啧啧啧瞧你那样还打浩气呢你这小娘们的样,来气” 燕凉也不管人此时藏剑的脸色极其难看...

#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

  我像往常一样遇到了藏剑,他站在jjc门口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我走过去拍了一下他肩膀,说道:“二少,怎么了这是?该不会又是被队友吐槽了是不是?”
  藏剑看着我,没有说话,我想是不是我说错了话,歉意给他赔个不是,藏剑只是摇了摇头,对着我说了一句“多虑了”就下线了。看着他下线的地方,心里莫名有些惆怅,但一想到藏剑平常可不是这样的,平常藏剑总是笑嘻嘻的喂我糖葫芦还还跟我说盾立啊好可怕啊!今天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我做完日常后闲着无聊,打开好友列表,发现藏剑在线,赶紧戳他。

“二少二少大战否”
“二少二少带我jjc否”
“二少二少!你回答我...

#欢乐吐槽向##两个傻叽#

看!那边有两个叽!

叶朝黎是在成都门口遇到他的22队友的,他的22队友是个看起来非常厉害的老藏剑,一身老校服老白发,身后一把橙武闪出来的土豪气息足以闪瞎叶朝黎的狗眼......叶朝黎以为自己抱到个大腿皆土豪队友能够轻松上段直升12段成为一只大叽。
直到第一场进去的时候,他的22队友叶溯晟迈出他的鸡爪子像疯鸡一样拦都不拦不住的冲向对面,接着来了一个....原地鹤归,转风车。在接下来的1分钟里,叶朝黎看到他的22队友就这么惨死在了对面天策的马蹄下,默哀几秒后退出了竞技场。
连续几场后叶朝黎得出了个结论:人傻钱多。
  默默吸了一口深沉烟,掐灭后叹了口气起身拍拍身...

#朝夕相处,日久见人心#
#依旧是自己的号!双开!#

“叶朝离,这些年我只问你一句.....你待我是真心的吗?”

“这位小将军,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名为叶朝离的男子听人话语后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也不看人此刻神情,自顾自的翘着个二郎腿端起桌上茶轻轻抿一口,尔后放回原处。眼神轻暼站着的天策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才缓缓说出口。
“骗你感情挺好玩的”
不带着任何的感情,说完默默注视着人听后有什么反映。
站着的李溯言手稍稍握紧了些,他很不相信以前的叶朝离曾带着他一起闯荡江湖,一起吃饭睡觉,一起还偷偷去看过女孩子洗澡,虽然最后还是被女孩子一泼水浇到了身上...再然后,叶朝离跟他说要和他在一起,两人似乎成...

1 / 2

叶子湮

透明物。

© 叶子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