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号

梗:脑补,大概不会无厘头,内容偏向正经

名:自己的两个圈名,帷肆渊  叶子湮

以及其他任意编的人名,如有雷同我打自己

攻受不明,没有肉,会有一点小虐(?)

正经向,稍微有些压抑

杜绝一切ky行为

练习文笔,ooc我的锅我背着

————————————————————————————

虚。虚幻,不存在的

无。没有任何意思

论。论辩,产生言论

者。人

“我是谁?”

叶子湮清醒的那一刻,他看到周围的环境非常的陌生,他看着他们眼神中的焦虑还有一些担心的意味,他的脑子里搜索不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消息,或者是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叶队长,是我们无能让你受了这么大的...

旧文

整理(....)

禁止ky

【1】
“木头脸,你看今天的星星挺好看的,对了晴雪姑娘怎么没和你一起?”
“有事”
“啊这样啊”方兰生看了看人侧脸连忙继续埋头整理自己的账务,要不是因为自己贪玩结果被二姐捉了个现行,没准现在早翘着二郎腿“欣赏”木头脸此刻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啊。此时的兰生心想道。
百里屠苏轻描淡写的两说完两字后继续仰望今日的夜空,不知为何心里对兰生没有一丝防备,反而想接近他,看着他。摇摇头把这奇怪的年头甩掉。
【2】
“木头脸,你刚到琴川还没熟悉这里的环境吧。我带你去逛逛,襄铃她们都不和我一起连少恭都不陪我,简直没天理你说是吧木头脸?” 
“想必他们也是有要事在身” ...

#关于组合#

#梗未知,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禁止ky

以前旧文正经一下

叶朝离这名字在那小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听人名字第一印象应该是一位翩翩少年的大侠,谁又知道在那座小城半夜时分,屠杀了整个小城,在那个时候有位长枪少年与他结伴同行,无恶不作。好不容易逃出的村民在半途中一剑被人砍成了两半。
“叶朝离,你还真下的去手”

“李殊臣,你话太多了” 叶朝离略有些不耐烦,仔细擦着剑上的斑斑血迹,待擦拭干净才收回剑鞘,蹲下身查看着刚刚被自己杀掉的村民。
“还没死透”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站着的李殊臣打了个寒颤,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偶尔透露出的君子气息,还有现在所透露出的杀意,都在警告着叶朝离这个人不简...

“.....天亮之时,便是你我分别之时”

他看向窗外默默说了一句,也不知在思考了什么,他只是说完后点了根烟,再然后消失于黑暗中。

他谁也不是。

_(:_」∠)_很无聊

- 电影向非原著,cp戬空(日常的小琐事不会太污)

- ooc是我的,练习文笔,电影里面站的cp也挺_(:_」∠)_

- 选这首歌是因为甜!甜!甜!重要的说三遍!

- 禁止ky←

孙悟空特别喜欢找杨戬麻烦,每天起码要惹上杨戬三四回才罢休,他觉得找他麻烦是一件乐趣。

阿紫当然看透了这一对,起初他俩打起来的时候阿紫还会劝劝她的二郎哥别打了,臭猴子快来道歉。再然后一而再再而三的,阿紫也就淡然了,这个臭猴子明摆的就是专找二郎哥麻烦。

唉,猴子心,海底针。

杨戬对于每天孙悟空的骚扰表示的很不爽,最开始他以为他找到了竞争对手,和他打了几回合,再后来他觉得他是故意来找自己茬,干脆不理。

“杨...

我从何来?

不知道

“你是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

“去去去,老孙是孙悟空,什么齐天,莫让老孙同那妖比较”

“原来你都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我该记得什么?身处黑暗中时内心在叫嚣,但又深深的自责,自责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自责?不,没有。

头又开始痛了,忘了什么呢?我本是赎罪才保护唐僧西天取经,修成正果就可以圆满了。

八戒跟唐僧念叨着“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来,也会把我们都杀死”

五百年前,五百年后。
孙悟空到了南天门时,紫霞愣了,她哭着说“别回来了也别去凌霄宝殿”
孙悟空只觉她有一点病,虽有些不麻烦但还是强忍着。

后来呢....孙悟空被捆锁着,紫霞看他,也不甘心孙悟空会这样

“你终...

新坑,应该说正儿八经开个坑。
比起年上更喜欢年下,小狼崽长大了眼神可是非常怕的。
出场人物有师父和徒弟,以及打酱油的天策和苍云和师门的小伙伴。
暂日常向,细水长流才更有味道你说是吧?(笑)
注:在自己的lof里面写写。

会有策藏,苍藏等剧情。(少!)

————————————————————————————

“师父,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在徒儿身下这么...如此承欢?”那男子伸手抚摸着身下人的敏感,看着身下人脸上娇羞的红晕,他觉得心里特别的满足,因为他是自己的师父。

“嗯...哈...程昭你这个兔崽子,你简直是个混账无耻下流,你这个唔...”还未说完,程昭堵住他的嘴,奈何身下人反抗的太用力,...

前天重温了剧【麻雀】不得不说这个剧可以看个好几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只是道路不同而已

无cp,自己脑补怎么写的。

“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陈深从教堂出来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并点燃夹在于手指间,他是知晓这一回去恐怕不是很好交差。毕忠良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毕忠良对他虽说是兄弟一般,但怀疑确实有的,他每每与他周旋,他也是知道毕忠良的肋骨,或者他不该担心。

“陈深,怎么晚了去哪了”刚到毕忠良家时毕夫人一看是陈深回来了赶紧起身从沙发站起来看了看陈深,“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了,陈深你看你脸色不太好,我...忠良你是不是欺负陈深了”

“嫂子,我是跟李小男去玩了一会,那...

对,录取后的产物。

循循渐进,权当练习文笔。

怎么写就怎么来,反正最后有肉就对了,轻微(。)

剧情.....脑补的。

———

最近恶人谷来了位藏剑弟子,王遗风介绍此人的时候众人表示欢迎并且纷纷也道喜着恶人谷又添了一名大将。
唯有燕凉是怎么也看不惯这位藏剑的,比如这位明黄衣衫闪瞎了眼也不换恶人衣,非要人伺候才肯入睡,再比如文质彬彬一看就不能上战场,就这人偏偏比自己高那么几阶,一想到这里,燕凉很不服气,凭什么这个刚入谷不久的小子是极道魔尊,自己反而还是十恶总司。

“怕不是被自家门派逐出了才来投靠恶人谷的吧,啧啧啧瞧你那样还打浩气呢你这小娘们的样,来气” 燕凉也不管人此时藏剑的脸色极其难看...

今天和盾和好了,这几天的心情总算是好了很多,失恋的感觉..不是特好。
师父说我是个勇敢的人,但我有时候还是挺怂的,比如抽血的时候哇哇大哭,磕着碰着了还哭的像个傻逼[....] 但是和她分开后,抽血什么的都只是小事,没有什么是比扎心还要惨的吧?

轰轰烈烈确实不像我的风格,我最想的还是两个人窝在一起,养着她最喜欢的布偶猫,不过阿拉斯加和布偶猫会不会打架?

和好的事也跟师父说了,紧接着给亲友说了,亲友对我太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战友还是鼓励我喜欢就去追,要是她再欺负你杀退服。我还是有一点吓到了

挺心疼我的小霸刀徒弟,希望他以后会好好的吧。

虽然很佩服小霸刀徒弟,在我眼里确实是一个特别英雄...

1 / 2

八十五号

♪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cp向不定【练习文笔复健】

© 八十五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