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湮湮宰

  - 源于情侣戒指想到的,禁止ky.ooc警告

  - 当做跟老婆绑邪簇戒的纪念日叭

  - 提前预告:结尾是戒指的寓意!

  

  黎簇无名指多了一枚戒指,缠绕着一根红绳,是昨天吴邪买给他的,还强制给他戴上。这种小家子的气的东西黎簇起初不屑的,扬言摘掉却被某个男人言语警告了一番。一个大男人戴着红绳的戒指,这要是被他那好兄弟看到了指不定说他黎簇是不是转性啦,他黎簇不要面子的吗,你以为我是你吗?吴老板?

  吴邪觉得很满意的的,因为红色喜庆。起初吴邪想着跟自家的小朋友在一起也有些日子了,是该准备些什么来对外宣布一下主权,免得小朋友被不怀好意的人所惦记上。碰巧在这时看到那枚红绳戒指。一...



  - 邪簇可逆不可拆,禁止一切ky.ooc预警。

  - 短文。内容不要当真!娱乐!!

  - 带三石弟弟出几分钟的场,放心出场费我给!

  

  

  “黎簇,够不够兄弟啊,你背着我们都干了什么啊,你出名了都不想想我们哥俩。不够意思了啊” 一大早黎簇就收到了来自杨好以及苏万的连续轰炸,起初黎簇特别没有耐烦的想把电话直接挂了,而后来听到一些关键词:出名?我? 两眼懵逼的黎簇只好打着哈哈应付着自己俩兄弟,然后挂掉电话后被子一蒙继续睡自己的美梦了。

  开玩笑,我要是出名了我还用得着在这吗?

  黎簇如是想到。

 

 

  而另一边。

  铁三角之一的胖爷只从迷上了微博...

先存个吧,在空间大概发了个x

  - 梗来源于测试的每日cp一梗.ooc预警,禁止ky

  - 尝试第一人称,性格会有些出入x

  -

  

  苏万是在两天后才得知黎簇失踪的。本来难得学校的周休的缘故想着跟好兄弟可以聚一聚,在他失踪的前两天后打了黎簇电话并预约了聚餐时间,等那天到了的时候在黎簇学校门口等了好久也不见他出来,按道理来说不应该的,于是尝试再打通电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无法接通了。

  吓得苏万赶紧去往黎簇的寝室门口,偷偷摸摸溜进去他寝室问了他的室友,室友告诉他黎簇已经有两天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辅导员竟然没有记他的名字。苏万有些疑惑,鸭梨不会平白无故不见的,不过......浙大的话可能就跟师兄有关系了吧?或...

  - 日常表白我的老少年们!

  - 今天也要做个甜甜的&女孩!

  - 超短。

  禁止ky.ooc预警

  

  1.

  

  “东海哥很帅,就是人傻”

  团霸· 忙内·草菇·圭贤这样说起他的东海哥,东海哥最近看赫宰哥越来越频繁了,只要赫宰哥练舞休息的时候会在第一时间跑过去把水递给赫宰哥,然后从旁人角度来看,赫宰哥露出他的标准的牙龈笑。

  所以,管管表情管理啊哥。

  2.

  “我三十几岁,我好累”

  神童在生日的当天做了一会&,他左边是李赫宰,右边是李东海。于是在拍照的顺序下真的成了“D&E”我只想好好的过个生...

透露一点的是,邪簇的《囚》是个短篇文,过不了多少章就会完结,然后我再重新修改一遍。

第二点,关于里面的内容,除了墨者写作治疗了我的懒癌毛病,更多的是想尝试自己写文,写的挺开心的哈哈哈哈哈哈,当然每章都会有ooc预警。

第三点,反转是会有的,至于he还是be看情况吧。其实我更偏向be?

囚4我慢慢来吧,接下来就是心理战了x

不定时更新一些其他的?

——

  - 梗来源于测试的每日cp一梗.ooc预警,禁止ky

  - 尝试第一人称,性格会有些出入x

  -

  

  这个叫吴邪的男人开始在照顾我的起居生活。我有点怕黑,可能在忘掉这些事情之前本身对黑暗有一定的排斥,我开始慌张的对着这间屋子喊着“吴邪”“吴邪” 这个名字,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喊着这个名字。那个叫吴邪的男人总能第一时间赶来把我搂紧怀里,他身上有点淡淡的烟草味,莫名的感到安心,我就是这样在他的怀里开始我一天稍微好一点的睡眠。

  

  我的潜意识有一点依赖着这个男人,但我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什么?我说不上来。偏偏认真用脑袋一想就开始犯头疼,然后想撞墙来缓解这种撕心...

  - dbq是洗澡的时候突然想到的orz

  
 - 短文,含有略沙雕成分的文.ooc预警

  -

  
- 再坚持两天就放假啦,开心。

  
  

  胖子来找我的时候,很神秘。我有点琢磨不透,只从胖子迷上了微博后一发不可收拾,天天发点自己自拍传到网上,还时不时的跟人互动,好家伙,粉丝数蹭蹭蹭的往上涨。几番下去胖子也算是现在所说的“网红”了。于是胖子开始在怂恿我也开个微博,再怂恿小哥也开通一个,小哥在这方面不太精通,于是热心肠的胖子索性直接给了小哥一个账号。

  “铁三角集合” 然后附上我三以前的旧照,还顺势艾特了我跟小哥。我看了看照片,那个透露出傻子一样的照片站着的人竟然是自己,...

  - cp向海赫,禁止ky

  - 非常非常喜欢我家的老少年们!

  - 是日常的生活琐事,会有点私设.ooc预警x

  

  “李东海,我的家你就是随意这样进来的吗” 正在煮泡面的李赫宰听见门开的声音,探了个头看见李东海举着火炬围着厨房小跑了一圈。

  “阿,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他把火炬传递给了李赫宰,李赫宰看他这样庄重的样子,接过火炬像模像样的跑了一圈后把火炬放在了一边,然后回过头就看见某人在脱衣服。

  

  “呀西,李东海你在干嘛啊” 嘴里虽说着上前帮人把拉链给解开,紧接着人不安分的手慢慢抚上后搂着他的腰,趁他不备的时候轻轻在嘴角轻啄了一下。

  李赫宰脸红了。

 ...

1 / 2

一只湮湮宰

懒癌患者。

© 一只湮湮宰 | Powered by LOFTER